皇冠新2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皇冠新2:首先要竖立正确的逻辑

时间:2018-01-02 作者:admin 点击:

  “如果身边有很多体验馆,让棒球更容易被体验,皇冠新2更接地气,让大家知道棒球其实不难,还可以很酷,很嗨,很好玩,我希望用这样一种形式,把棒球带到大家身边。”
 
  退役8年,孙岭峰在外形上看不出太大变化,似乎穿上球衣依旧是当年那个盗垒王。他说这8年,他最大的变化是想明白了要做什么,要怎么做,产业逻辑是他提到最多的字眼。
 
  “首先说说为什么国家要开始推广体育产业。其他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日本,是靠体育挣钱的,每年通过体育产业可以带来三点多的GDP,但是咱们国家是赔钱的,所以国家认为,我们也应该开拓出一条挣钱的体育之路。但是之前咱们国家是体育事业,运动员是为了成绩这个指标而存在,全运会,奥运会等等。运动员本身不需要操心知名度和项目的推广。后来因为奥运会这个特殊的载体,制造出一批所谓的名人,但这些路径,跟体育产业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奥运金牌推出的一些项目,本身也是不具备产业性的,只是一些特定的人群在某一时期的兴趣爱好,这类项目,在全世界都没有实现产业的空间。”2017的最后一天和2018年的第一天,一场别开生面的室内全垒打大赛在北京石景山万达广场举行。前中国棒球国家队队长、如今是创业公司CEO的孙岭峰说:“棒球体验进驻商场,是我整个产业布局的的一个支点。”
 
  众所周知,08年北京奥运和09年WBC,孙岭峰和他的队友们两胜台湾,写下中国棒球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作为绝对主力,孙岭峰在2010年巅峰期选择退役让很多人震惊。过去8年,他从未离开棒球,只是身份一变再变,当过
 
  江苏省队主教练,当过合伙人重启中国棒球联赛,成立爱心基地培养身世可怜的孩子们打棒球,2017年的最后一天,他的第一家棒球体验馆正式开张。
 
  “别看占地小,但我们是最高端的。”孙岭峰介绍说:“传统打击馆的设备,都是国际上四五十年前的落后产品。而棒球,又是时尚感、参与感远高于其他项目的运动,所以我开了这家最高端的体验馆,它能给参与者带来最真实,最贴近棒球运动的感受。”
 
  “我们的机器加入了整套影像系统,虚拟真人投球,同时用机器追踪打出的球,实时计算球被击出的力度和远度,呈现在屏幕中,这套系统在高尔夫训练里已经用的很广泛,但在棒球圈里,我们是全国第一家。”
 
  把一个多人团队的室外运动浓缩在商场一角,孙岭峰说,这是解决行业痛点。“任何项目都需要参与,对体验感要求非常高。棒球一直传递出去的印象是:难、高端、规则复杂。从事专业运动的人更关注技术,棒球真正的内涵、魅力和时尚,并没有被传播出去。我是纯棒球人出身,我认为我有义务,有意愿,告诉大家,棒球究竟是什么。”
 
  “体育产业是什么?简单说是能产生更多正确的消费。一场足球比赛,观众席不许卖饮料,球衣大部分是盗版,在我看来这不是真正的体育产业。国外体育产业靠的是:密度大,人口多,消费正规而且健康。比如场馆,NBA全年常规赛有82场,主场比赛占一半,每场比赛会涌入几万人,场馆内外有适合男女老少吃喝玩乐的各种需求,甚至包括商店和酒店,解决衣食住行。咱们的场馆呢?大部分是为了比赛而建,全运会,奥运会,比赛打完就闲置了,所以中国90%的场馆都赔钱,这个产业逻辑就是错的。体育要转型,首先要竖立正确的逻辑,要有一条健康的产业链,才能持久的留住人。”
 
  多面孙岭峰多面孙岭峰
 
  由于商业机密,孙岭峰没有透露更多更具体的手段,皇冠新2不过从他能说的话中隐隐感觉到他已经做了不少铺垫。
 
  “体育产业三个赚钱点,1,培训,距离现金流最近的方式;2,各种IP,包括球员、球赛、球场等等,议价能力高,投入也会很大;3,政府引导。”
 
  “培训是我最基本的布局,而且已经在做了,整套体系都做好了,我要把它打造成全国第一。人才、资金,这两项我都有。比起竞争者,我的缺陷是起步短,优势是有资金,肯砸。我手下的小球员,培训1年半就打到亚洲第一,企业培训和大众培训,比如商场里的体验馆,我相信明年会有更多类似的场馆冒出来。”
 
  “在场馆上我也是有布局的,棒球人口增大了,场馆就是个必须的要素,同时也是可盈利的要素,相辅相成,我去拿地,告诉相关的人,可以提升品牌形象,可以带来收入,带来口碑,肯定有人愿意给我地。这个过程也解决了打棒球没有专业场地的痛点。”
 
  “说到提升棒球人口,我是非常有信心的。首先棒球是全球五大体育产业项目里(其他四个是足球、篮球、橄榄球、冰球),最适合亚洲人的运动。其次,棒球的竞技魅力,时尚魅力,高端社交属性,在这个时代都有很大的空间,其实棒球在大中小学的普及工作已经铺开很多年了。最后,棒球的国际消费力很高,尤其是在亚洲地区。举个例子,如果北京有一块专业且先进的场地,它吸引的不仅是中国的棒球爱好者,还有7000万的日本爱好者,1500万韩国爱好者和600万台湾爱好者,他们有比赛诉求,有经济实力,这些都是产业链中的良性因素。”
 
  “与此同时,我们的人口增长了,硬件设备提升了,前面也提到棒球是最适合亚洲人的运动,那我们在竞技层面也会大幅前进,我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世界上顶尖球队都赢过,未来肯定会更好,等我们拥有更多顶尖球员、资源与话语权的时候,棒球产业也会水涨船高,用比足篮球更小的投入,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球员时期的孙岭峰给人感觉是内向、腼腆、不善言辞。很难与眼前这个描述梦想眼睛发亮的创业者联系起来。对于自己,孙岭峰说,棒球之外,他什么都没兴趣,但与棒球相关的事儿,他可以不顾一切。“当运动员的时候,十几年前,我就已经在筹划这些事情了,包括培训,包括公益。08奥运之前5年,我们整个棒球队都在美国训练生活,除了训练比赛,我还用这5年时间,学习他们的逻辑和方法。结合这么多年我看到的,学到的东西,我对自己有很明确的定位,知道我自己是谁,我有什么,我能干成什么,我把逻辑做好,一定也能做出来。”
 
  “当运动员的时候我是顶级,后来我发现自己上升空间没有了,我需要更多挑战,我选择退役去执教。当教练一年,我发现这些队员跟我以前的体系一样,无法达到更高,我就知道我应该去做更大的事儿,我辞职去做产业推广,2014年我找到投资人,从总局手里拿下CBL经营权,我想的是职业联盟布局,后来因为理念不同也辞职了。今年2月我创立的强棒联合拿到种子轮投资”,我认为我们是头还是不错的。”
 
  职业运动员转型体育人,孙岭峰说,自己优势和缺点并存。“我对这个产业比别人更了解,同时我是核心人才,我也能做到一天15小时勤奋工作。比起那些体育明星,我没有团队,没有政策支持,也无法自带资金。但骨子里我是个不服输的人,每一个缺失我都用努力去弥补,去开拓。所以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做对的事儿,不走弯路。好在我们的理念在圈内还是被认可的。我的布局很大,也许10年之后,我会实现一部分,希望到时回头看,现在的我不是在吹牛。”
 
  最后孙岭峰用熟悉的场景讲述自己的现状:“如果这是一场棒球赛,我刚刚拿起球棒,准备登上打击区。我这8年所做的事儿,就是证明我已经进入这个赛场,至于我的成绩,还要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的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