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新2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一对饱受磨难的母女渴望安定与新生

时间:2017-10-06 作者:admin 点击:

  当晚7点多,新华书店杭州解放路店的工作人员查了下库存,石黑一雄的书大部分都卖光了,只有新作《被掩埋的巨人》仓库里还剩10本。工作人员表示,石黑一雄的书以前并不热门,虽然译著不少,但销售一直平淡。接下来,书店会及时做好备货。当晚7点30分,京东自营的图书中,《被掩埋的巨人》已经售完。不过很快,一些在京东的第三方店铺很快跟上了销售节奏,立刻推出了《远山淡影》和《无可慰藉》等书,不过所存也不多了,《无可慰藉》还剩4本。当当上也有售《被掩埋的巨人》和《无可慰藉》,但已经限购,每个用户只能购买一部。  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提供的资料,石黑一雄著有8部小说,作品虽然不多,但获得的奖项却非常多。
 
  这作部品讲述的是一段迷雾重重、亦真亦幻的回忆。战后长崎,一对饱受磨难的母女渴望安定与新生,却始终走不出战乱的阴影与心魔。剧终,忆者剥去伪装,悲情满篇。
 
  1986年,他的《浮世画家》获得了英国及爱尔兰图书协会颁发的“惠特布莱德年度最佳小说奖”和英国最高文学奖布克奖的提名。作品以主人公的回忆为基调。主人公曾是一位显赫一时的浮世绘画家。随着二战日本的战败,他恍若大梦初醒:原来整个日本民族的过去竟是在为一种荒诞虚幻的理想献身,他的艺术理想也真如其名称一样毫无根基,虚浮于世。
 
  这部小说以最能代表英格兰社会和文化特征的男管家为主角,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入木三分地表现了英格兰的政治、历史、文化、传统与人的思想意识。小说于1993年搬上了银幕,由著名导演詹姆斯?伊沃里执导,老牌艺人安东尼?霍普金斯和艾玛?汤姆森主演,电影《告别有情天》获得了电影奥斯卡金像奖的8项提名。近些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总让人意外:2015年颁给一位记者(阿列克谢耶维奇),2016年颁给一位歌手(鲍勃·迪伦)。在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肯尼亚作家提安哥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一直领跑博彩公司赔率榜单。但是,最终两人都无缘奖项。在BBC的采访中,石黑一雄本人得知获奖后的第一反应是“是个被吓到的惊喜”。
 
  郭国良表示,石黑一雄的写作特点很难用一两句话进行概括性表述:“他的风格非常多变,涉猎题材也非常广泛,但从语言的角度来说,他的作品有比较清晰的特征。”多用短句,措辞简单,不追求辞藻的华丽,以平实的语句来阐述逻辑——这是石黑一雄的写作给郭国良印象最深的一点,读他的作品,“会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内在节奏和独特韵味。”
 
  作为译者,郭国良觉得,“要能清楚表达语句的含义,同时又保持译文与原文在语言节奏上的一致性,是很难的。但是石黑一雄的作品却能给译者提供这样一种空间,你完全可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
 
  对于瑞典文学院给出的授奖理由,郭国良也谈了自己的理解。他认为,石黑一雄能获诺奖,是因为他所关注的是目前移民越来越普遍的世界,“这是一个全球人口流动频繁的时刻,石黑一雄抓住了人们的追求、困惑和憧憬。”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石黑一雄在英语环境中长大、接受教育,与一些跨文化离散写作的作家不同,在文化意义上,他更接近于英国人。
 
  他的作品不关注特定国家、民族的灾难,而试图探讨变革中人们内心的感受。“记忆”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讲述了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浮世画家》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长日将尽》发生的背景是战后的英格兰,听年迈的英国管家讲述他在战场上的经历;《无法安慰》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我辈孤雏》发生在20世纪初的上海,讲述一名私人侦探调查寻找失踪了的父母的故事;《别让我走》涉及的主题是提供器官的克隆人……
 
  前几部小说都是聚焦于个体记忆,而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石黑一雄与第一次将写作的主题设立在社会记忆与集体遗忘的问题之上,那些淡然简朴,貌似单调的文字下,深埋着一系列思考。石黑一雄最初的小说均以第一人称写作,细腻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孤独、压抑、自欺与不安,双重叙事策略起到了解构叙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
 
  村上春树曾在被问到在世作家中喜欢谁时,提到了石黑一雄和科马克·麦卡锡、达格·索尔斯塔三个名字。他说过:“至今为止,我阅读石黑的作品时从来不曾失望过,也从未感到不以为然。”
 
  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举办的英国著名作家作品的初版拍卖会上,石黑一雄的《长日留痕》初版拍卖价达27000美元。
 
  今年59岁的石黑一雄共出版六部长篇小说:《群山淡景》、《浮世画家》、《长日留痕》、《无法安慰》、《我辈孤雏》、《别让我走》和一部短篇小说集《小夜曲》。鲜为人知的是,在从事写作之前,石黑一雄热衷的却是作词作曲,他希望自己能够像具有诗人气质的歌手莱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那样,创作出深邃动人的乐曲,如今,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音乐梦,石黑一雄把自己的作品看作是“长版本的歌曲”。
 
  相较于村上春树、东野圭吾等日本作家,石黑一雄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算特别高。大家相对熟悉的是他在1989年荣获布克奖的小说《长日将尽》,曾在1993年被改编为电影《告别有情天》,并获得电影奥斯卡金像奖8项提名。
 
  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提供的资料,石黑一雄著有8部小说。目前8部作品的中文版权都在上海译文出版社手中。当晚,记者向杭州各家书店打听了一圈,石黑一雄作品的销售情况,一直以来算是“不温不火”。
 
  不过在当晚,诺奖刚刚公布15分钟,就有人走进晓风书屋体育场路店,买走了石黑一雄所有的书。“每部作品一本,带走了一套。”晓风书屋老板姜爱军说。这一套书里,有《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浮世画家》、《被掩埋的巨人》以及《远山淡影》(《群山淡景》)。
 
  “我自己比较喜欢石黑一雄的书,是我们店里的常备书之一,每部作品都备了几十本。”姜爱军说,“刚才还有几个老读者打电话来说帮忙留一下,所以剩下零售的库存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