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新2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 >

皇冠新2:本次亚运会电竞项目仍是表演赛

时间:2018-08-31 作者:admin 点击:

  对此,应舜洁也颇有感触,“选手退役之后的生存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皇冠新2七煌原初学院现在会对培养的选手开设一些金钱价值观的教育,培养他们的理财观念。也希望政府可以出台一些政策,便于退役选手‘再学习’。”
 
  马太效应在电竞行业体现得很明显,“资本更愿意把钱投在那些头部的选手和解说身上,获利比较快。这使得一线职业选手的收入一年可能会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好的解说也会有几百万元的薪水,但其他的工作人员或者是次一些的选手与解说,工资可能只有几千块,甚至不如传统行业高。这使得很多电竞爱好者对这个行业望而却步,很多人才被拒之门外。”应舜洁告诉记者。
 
        在学员教育方面,七煌原初学院与清华大学心理学实验室合作了《电竞能力素养测评系统》,从抗压力、专注力等七个维度对学员进行测评,据此制定相应的教学方案。“但电竞选手的成才率很低,100个训练者中能出一个就不错了。”应舜洁坦言。
 
  在记者拿到的一份七煌原初学院的青训选手训练作息表上可以看到,选手每天早上七点半便起床洗漱,在晨跑和早餐之后开始一天的训练。训练内容包括基本功训练、比赛分析等,晚间还会进行自由训练,一直到11点休息。每天上课时间大概在6小时到8小时左右。“每天都坚持训练非常枯燥,但这样的训练强度和专业的职业选手相比还是有差距,他们可能要每天训练10到12个小时。甚至有一些学员体验过训练后,就愿意回去好好读书了。”
 
  学员人才缺乏,师资力量也缺乏。“我们找讲师也费了不少功夫,比如战队数据分析师这个工作,本身比较冷门,报的学生少。一般俱乐部的战队分析师工资达到了3到4万,如果请他们来当讲师意味着每节课需要开出很昂贵的费用,这些费用又拦住了一批学生。原本冷门的行业因此更加冷门。”
 
  “电竞行业目前没有像会计、教师等那样,要求从业都需要相关的资格证,很多电竞方面的工作仅仅靠从业者的自我规范,很难传承,希望行业可以尽快诞生出从业标准。”应舜洁呼吁。“本次亚运会电竞项目仍是表演赛,它的奖牌数不计入总金牌数,这对于不缺金牌的中国而言,在成就上就打了一定折扣;另一方面,本次比赛在国内没有直播,只有关心电竞的人会去了解这场比赛,普通大众可能并不会关注这次比赛。”陈璞诺分析。
 
  “国内没有直播电竞比赛有点可惜,这是一个对大众宣传电竞的很好契机。但无论如何,这都是电竞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它的意义在于将电竞与主流行业相接轨。主流厂商会看到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赛事的影响力,更多资本会进入这个行业,对行业的发展、电竞生态链的成熟都有一定的帮助。国家可能也会有一些政策去推动电竞运动的发展。”杨沛告诉记者。
 
  除了大众对电竞的认知度不够,选手的退役生活也是个问题。“职业选手每天训练时间可能要达到10-12个小时,训练过程中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基本都泡在电脑前,手腕损伤、腰肌劳损、视力下降等都是职业病。但是由于竞技的特殊性,电竞职业选手往往在25岁左右的时候便会退役,不得不为以后的生存考虑。”陈璞诺告诉记者。